建设智慧城市与中国制造2025产生共鸣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智慧城市建设涵盖智能交通、公共安全、数字城管、智慧医疗等细分市场。有机构预测,未来10年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相关投资有望超过2万亿元。 建设智慧城市与中国制造2025将产生共鸣

  智慧城市建设涵盖智能交通、公共安全、数字城管、智慧医疗等细分市场。有机构预测,未来10年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相关投资有望超过2万亿元。

  建设智慧城市与中国制造2025将产生共鸣

  作为城市发展关注的热点,随着物联网、下一代互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智慧城市即城市信息化、智慧化发展已成为必然趋势。在此背景下,世界一些主要城市,诸如纽约、伦敦、巴黎、东京、首尔、新加坡等已加快了信息化发展的战略布局,纷纷构建智慧城市,以期增强城市综合竞争力,破解城市发展难题。

  值得一提的是,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日前出席“2015智慧制造国际会议”时,强调“中国制造2025”将主攻智慧制造,致力研发、生产智慧家电和服务机器人,在推动中国成为制造强国之余,打造中国智慧城市。“互联网+”旨在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这是智慧城市的一个重要标志;“中国制造2025”,坚持创新驱动、智能转型、强化基础、绿色发展,这符合智慧城市对制造业的新要求。因此,建设智慧城市与“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战略计划必将产生强烈共鸣。

  业内人士指出,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迅猛发展,与城市建设、运行、管理、服务深度融合,正在引领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发展方向。智慧城市的建设将助推城市的国际化步伐,促进发展方式转变,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并深刻影响和变革民众的生产生活方式。有权威机构预测,2015年国内智慧城市的IT投资将会突破2400亿元,拉动经济总产值超过1万亿。

  智慧城市建设将推动我国产业秩序重构

  尽管我国企业特别是传统企业面临的形势比较严峻,但是由于我们有着雄厚的产业基础,只要能够及时创新,抓住智慧城市建设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有利时机,构建与新的产业环境相适应的产业秩序,就会在新常态下,催生出很多新的业态和市场,带动中国经济向中高端迈进。

  ①顶层设计

  顶层设计是运用系统论的方法,从全局的角度,对某项任务或某个项目的各方面、各层次、各要素统筹规划,以集中有效资源,高效快捷的实现目标。顶层设计是自高端向低端展开的设计方法,核心理念与目标都源自顶层,因此,顶层决定底层,高端决定低端。定位准确、目标明确、方向清晰的顶层设计是推动产业系统性、体系化前进的基础和依据。

  由于新的产业环境导致旧的产业秩序已经被打破,新的产业秩序正在形成,因此,在智慧城市建设和产业秩序重构过程中的顶层设计应该包括两个方面:

  一是产业(企业)顶层设计:确定新的市场形势下的产业(企业)定位、目标、发展方向、运营模式等,指导相关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同时也为该产业(企业)智慧城市建设的顶层设计提供设计依据和目标。

  二是智慧城市建设顶层设计:作为推进产业发展重要手段的智慧城市建设须根据产业(企业)顶层设计,编制与产业(企业)顶层设计相适应的智慧城市建设顶层设计,以指导智慧城市建设,为产业(企业)提供智能化服务。

  ②编制综合解决方案

  以产业(企业)顶层设计为依据制定与之相适应的智慧城市建设顶层设计,在该顶层设计指导下编制智慧城市建设综合解决方案。通过对教育、化工和养老等产业研究,发现智慧城市建设综合解决方案的核心是云计算平台和呼叫中心平台的运用。

  ③编制技术设计方案

  根据产业(企业)智慧城市建设综合解决方案中的服务功能和技术模块功能编制技术设计方案,因为智慧城市建设提供的服务功能将不断增加。

  ④施工组织

  智慧城市建设项目与传统信息化项目在实施过程中最大的不同点在于施工组织,由于智慧城市建设项目是综合性很高的项目,涉及到的硬件设备和软件比较多,是信息技术的高度融合,因此施工组织尤其重要;其次,智慧城市建设项目采用的是整体设计、分步实施的建设思路。

  我国智慧城市建设需要注意的三大问题

  我国目前已有几十个城市或地区提出建设智慧城市的目标,地方政府对智慧城市的着重点多在于现实应用,其中关注于能够短期内形成经济拉动力的信息产业、物联网等。目前各地智慧城市建设整体处于以光纤和无线网络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布局阶段,个别领先城市开始从基础设施布局建设阶段迈向具体智能应用开发部署阶段。借鉴相关国际经验,我国智慧城市建设中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其一,高起点建设示范城市(区)。欧洲和亚洲智慧城市建设的成功经验显示,智慧城市建设难以全面铺开,选择特定点进行示范开发是目前较普遍的做法。示范城市建设对探索智慧城市在投资、技术保障及网络安全等方面问题的解决都有重大意义。具体选择可以考虑兼顾老城和新城。选择老城示范,主要检验智慧城市对于城市更新和城市核心功能释放的助力效果;选择新城示范,主要通过智慧城市建设支持新城破解功能塑造和吸引力瓶颈,应强调通盘考虑、全面设计,整体试验智慧服务、智慧经济和智慧资源开发等各类应用的接口。

  其二,科学选择城市智慧应用领域。智慧城市建设难以全面铺开,一方面是指空间层面难以实现全覆盖,另一方面是指应用领域难以全面开展。根据国际既有的智慧城市建设内涵,大致包涵经济、政务、交通、就业、教育、医疗、环境、能源等多重领域。但尚无城市可以实现全领域覆盖,而在应用方向上呈现多元化的特征。我国的智慧城市建设应该结合城镇化发展中面临或即将面临的重大课题为解决导向,可重点突出城市管理、医疗、交通三大领域的智慧应用。

  其三,创新智慧城市投资运行模式。在智慧城市建设的进程中,特别是在先期试点的过程中,谋求投资的多元化、技术的完善化等都是非常必要的。从国际已有智慧城市的开发运作模式看,可有多种模式。但在智慧城市方案规划设计的过程中,必须坚持国内智慧城市方案提供商主导、国际智慧城市方案提供商参与的多元合作模式,以保障城市信息安全。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5-20 10:52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